您好,欢迎来到宁波商贸通!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客服中心 ENGLISH
首页 >> 商业资讯 >> 热点专题
热点专题
从“小作坊”到“小巨人”:宁波“隐形冠军”成长记 发表时间:2018年03月06日 来源:宁波日报 点击数:355
  “隐形冠军”企业,是指那些拥有全球领袖地位的中小企业,它们甚至拥有各自所在市场60%至90%的份额。在最近公布的2017年全省“隐形冠军”培育企业名单中,我市入选企业11家,海曙有6家,占比在一半以上——

  从机场路高架下行,沿着鄞县大道一路向西,路边有一处并不起眼的厂房,门口挂着“宁波开诚生态技术有限公司”的牌子。不曾想,这家企业竟是浙江省评出的“隐形冠军”培育企业。

  “隐形冠军”企业,这个概念最早源于德国赫尔曼·西蒙的《隐形冠军》一书,是指在国内或国际市场上占据绝大部分市场份额,但社会知名度很低的中小企业。换言之,“隐形冠军”企业是指那些拥有全球领袖地位的中小企业,它们甚至拥有各自所在市场60%至90%的份额。

  这类企业在海曙并不少见——海曙作为宁波历来的中心城区,“出产”雅戈尔、太平鸟这样的大民企,也出产“小巨人”,从汽车配件大王、起重机大王,到电热毯大王……这些“小巨人”在海曙乃至宁波工业转型升级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在最近公布的2017年全省“隐形冠军”培育企业名单中,我市入选企业11家,海曙有6家,占比在一半以上。

  为什么“隐形冠军”频出海曙?记者近日走访分析了宁波市凹凸重工有限公司等一批本土民营企业样本,试图寻找这一答案。

  以创新为骨描绘企业发展之路

  “隐形冠军”的背后,是对“工匠精神”的执着,这不仅需要“十年如一日”的专注,更需要以创新为骨,描绘企业发展之路。

  如今在全市颇具知名度的大多数民企,比如凹凸重工、东西芳家纺、思明汽车科技等,曾经历过这样的阶段。

  起重机行业是个传统行业。1997年,凹凸重工当时的掌门人朱剑君进入这个行业时,国内起重机生产大多传承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产品工艺,技术上没有更新变革,制作工艺复杂,生产制作周期长,产品能耗大。

  企业的创新,归根到底是人才的创新。为了更好地激发创新活力、提升研发水平,凹凸重工对知识更新速度快、技能提升幅度大、创新水平高的人才实行了“无限期”式奖励——按月计发学历、技能等级、职称的“无限期”补贴工资制度。

  云起重机、基于物联网技术的大吨位门式起重机、新型桥式起重机轻量化设计节能技术……近20年来,凹凸重工先后推出多款涉及智能技术、数字技术和绿色环保领域的新产品,自主研发的产品曾先后荣获科技部中小企业创新基金重点项目、浙江省制造精品等多项荣誉;参与制订国家标准5项、行业标准4项。

  东西芳家纺总经理林兴华在接受采访时透露,东西芳的电热毯之所以能占美国市场70%以上的份额,在北美、南美、欧洲、澳洲四大洲的市场占有率全球领先,“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产品颠覆了人们对电热毯的认知。”

  林兴华介绍,东西芳所有的电热毯不仅可以水洗,甚至可以直接扔进洗衣机洗涤。此外,东西芳还在传统的电热毯中加入了智能元素,如一款专为老人设计开发的智能毯,“这种电热毯具有远程监控功能,通过云端数据技术的植入与远程电热毯进行连接,不在身边的子女通过手机APP即可了解父母的血压、心跳以及睡眠等身体动态信息。”

  在国际市场挺直腰板的背后,是东西芳强大的生产技术研发队伍。大到产品的总体设计,小到不足1厘米的电子元件,其中包含的核心技术都掌握在东西芳自己手里。目前,公司已获批国家专利13项,待审批5项。

  “技术创新的重要性人人都会说,但并不是人人都能付诸实践。”宁波经理学院执行院长李文静认为,技术创新要勇于超越,技术创新要持之以恒,技术创新要善于学习,“只有这样,企业的技术创新之路才会越走越宽广。”

  如今,这些冲刺“隐形冠军”的企业,很多已走入了全球供应链,在宁波经济发展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长袖善舞离不开成长沃土

  从“小作坊”到“小巨人”,再到参与全球制造供应链的“隐形冠军”培育企业,企业的成长离不开一个眼光独到的创始人。比如思明汽车科技的毛松杰、东西芳家纺的林兴华、开诚生态技术的朱豪轲。

  “他们看准市场,早早切入生命周期较长、产业技术又相对成熟的领域,在中国市场上形成先发优势,在国际市场上发挥后发优势。”海曙区经信局有关负责人分析。

  统计显示,海曙的中小企业数量占该区工业企业数的99.8%,且大多处在传统行业。这样的区域经济特色,则为细分领域“隐形冠军”的产生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成长环境。

  去年年初,宁波智能制造技术研究院落户海曙区洞桥镇,至今已引进院士、“国家千人计划”人才、教授等高端科研类人才13

  名,以及智能装备创新设计云平台、多机器人协同制造成套装备和并联机器人三维打印设备等重点项目,智造小镇雏形显现。去年6月,宁波星箭航天机械有限公司联合中国兵器科学研究院宁波分院成立了中东欧新材料研究院,打造军民融合高端制造产业孵化平台。华茂军用新型材料国家级重点实验室等一批先进制造项目也相继落地。

  去年5月,海曙出台《关于推进“中国制造2025”工作的若干政策意见》,提出打造三大产业集群,重点发展以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装备、生物医药、节能环保和新一代信息技术为代表的六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快提升以纺织服装、电气机械、文教文具、汽车配件和电子信息为代表的五大传统优势产业,培育形成一批新的百亿级细分行业和国内领先的行业单打冠军。

  在产业和政策的双重驱动下,企业孵化器平台与科技园区在海曙遍地开花。

  前不久,博洋集团创客157创业创新园入选工信部试点园区,成为全市首家入选的园区。这里也是全市首家民营资本全资创办的孵化园区,依托龙头企业博洋集团的优势,园区提出了“自营化社区”的概念,为创业团队提供一站式创业服务。通过该模式,2016年园区孵化纺织服装品牌17个,获得投融资支持企业、机构18家,融资额达4271万元。

  在科技治水园区中,由旧厂房改造而成的办公区域均采用精装修,同时加入玻璃房和集装箱等艺术元素,打造出一个以“水空间”为主题的治水产业创意孵化基地。据园区负责人孙淑红介绍,目前园区中6家主打高科技治污清水牌的企业,其业务覆盖了宁波全市,不少治水专利从这里“萌生”,运用到宁波童王河、福明公园人工湖等项目的治理中,有的运用到了苏州、武汉等一些省外项目里。最早在园区“筑巢”的宁波天河水生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其福明公园景观湖水生态治理工程案例登上了英国《自然》杂志。

  “专精特新”四字诀练就“隐形冠军”

  1996年,赫尔曼·西蒙从德国充满活力的中小企业中找到了德国经济高速成长的秘密,写了《隐形冠军:全球最佳500名公司的成功之道》一书,书中阐述,并不总是只有那些大公司才能征服市场,那些行动迅速、市场集中、高度专业化的公司同样能够取得市场领先地位。

  长期观察海曙经济发展的专家表示,“隐形冠军”的出现在海曙并不是一个新现象。“近期,中小微企业受上游产业波动的影响越来越大,但一些走‘专精特新’道路的中小微企业却生存得很好,效益也很高。”李文静指出。

  事实上,那些在海曙“闷声发大财”的“隐形冠军”培育企业,大多走上了“专精特新”的道路,从而在细分市场上抢得主动权、再得话语权。

  2006年,德玛格公司获悉凹凸重工通过多年技术攻关,成功研发出“主梁无对接焊缝大跨度起重机”,便一口气订购了20台同类产品——这是中国产起重机产品首次打入“起重机的故乡”德国。同一年,凹凸重工生产的7台高精度室内起重机出口日本,实现中国室内起重机出口日本零的突破。2007年,凹凸重工生产的一批桥式起重机到达美国西海岸,这是中国产桥式起重运输机械首次以自主品牌登陆北美。

  记者了解到,1979年,中国工程机械行业“七五”发展规划出台,明确了该行业的18大类产品范围,并沿用至今。凹凸重工在这18大类中选择了起重机作为自己的拳头产品,几十年如一日深耕这一细分领域,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海曙区经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本地的资源禀赋,决定了中小微企业发展一定不能走依靠资源投入的粗放型道路,而引导这些企业走“专精特新”路子,对于提高海曙乃至宁波经济的发展质量,具有非常重大的战略意义。

  扶持“小巨人”,真金白银有几何?

  从“小作坊”到“小巨人”,宁波的“隐形冠军”企业并不是独自负重前行。

  记者从有关部门了解到,宁波市已经拿出一大笔真金白银,来扶持单项冠军企业。一方面,通过实施制造业单项冠军培育工程,鼓励企业做强做大,对首次入选“世界500强”“中国制造业500强”的企业,分别给予3000万元、500万元的奖励。

  另一方面,鼓励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提升发展。实施制造业单项冠军企业培育计划,对列入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企业和培育企业的,分别给予500万元、300万元的奖励;对市级认定的单项冠军示范企业,给予200万元的奖励。对首次列入省级以上培育试点示范的制造业“三名”企业,给予500万元的奖励。对本市年工业销售收入首次超过50亿元、100亿元和500亿元的企业,分别给予企业核心团队50万元、100万元和200万元的奖励。

  海曙区则在市级政策的基础上进一步扩大扶持范围,让更多的“潜力股”获益——对列入国家级制造业单项冠军示范企业、培育企业的,分别给予100万元、50万元的补差奖励;对首次列入市级单项冠军示范企业、培育企业的,分别给予50万元、20万元的补差奖励。

  “小巨人”有“大能量”

  在创新引擎的驱动下,宁波制造成为“中国制造2025”的急先锋,涌现出一批行业的“隐形冠军”。他们用小产品做出了大市场,通过日复一日的潜心经营,取得了在各自行业中的领导地位。

  这些“隐形冠军”具有如下共同特征:

  它们精耕行业某一细分领域,通过提高产品质量和顾客满意度,来开拓全球市场。凹凸重工将中国产的起重机打入了“起重机的故乡”德国,并首次进入日本和美国市场。正是几十年如一日深耕这一细分领域,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它们勇于创新,以独特的产品和技术,掌握市场话语权。东西芳家纺在国际市场挺直腰板的背后,是强大的生产技术研发队伍。大到产品的总体设计,小到不足1厘米的电子元件,其中包含的核心技术都掌握在东西芳自己手里。

  此外,这些企业是高绩效的组织,舍得大量投入以培养员工。在这些企业里,员工的流动率低,领导人的平均任期长,为企业的长远发展提供了保障。

  正如“隐形冠军”理论的创始人西蒙所认为的,在中国、德国这一类中小型企业占绝对比例的国家,更应努力培养这样的企业,它们为所有企业提供了如何增长、如何创造就业以及如何创新等方面的宝贵经验。
上一篇:宁波交易团华交会上成交2.06亿美元 下一篇:宁波拟建国际消费中心城市 改变和提升商贸总体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