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宁波商贸通!   请登录 免费注册 客服中心 ENGLISH
首页 >> 商业资讯 >> 五矿化工
五矿化工
东南亚基建提速 金属消费迎来增长 发表时间:2018年03月02日 来源:中国有色金属报 点击数:301
 近年来,东南亚区域国家凭借资源禀赋和人口红利成本优势,在中国产业升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带一路”倡议)和全球需求日益增长背景下,结合成为现阶段发展基础原料产业的最佳地区。
  东南亚和南亚部分主要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已经进入快速发展通道,但相应的工业金属供需严重失衡。提升经济水平的迫切愿望和相对落后的工业及基础设施矛盾日益凸显,将促进东南亚和南亚的发展中国家加快承接和建设初级工业化产能及配套设施,成为全球最大金属消费经济体之一。
  部分东南亚国家具备较强发展意愿
  近年来,越南建筑业和房地产业投资额快速上行。Wind数据显示,2016年,越南建筑业和房地产行业投资额为84.65万亿越南盾和80.94亿越南盾,相比2005年,已分别增长589%和1729%。
  近年来,部分东南亚、南亚国家外商直接投资额进入快速上行通道。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包括越南、缅甸、马来西亚等在内的东南亚和南亚国家近几年都显示出强劲的FDI(外商直接投资)净流入,从一定程度来讲,正面回应了东南亚和南亚在内的发展中国家的快速发展和机会。
  部分东南亚国家的私人部门投资在能源方面迅速拉升,交通运输领域投资自2014年持续上升。私人部门的投资曲线一定程度上表明市场景气程度和投资意愿,东南亚在能源和交通运输方面或具备较大发展潜力,相应将带动有色金属等产品需求。
  人口成本低廉和人口红利优势为产业转移做足准备
  东南亚和南亚地区极具人口红利优势。近年来,东南亚和南亚人口持较快增长,相比美国等发达国家凸显人口红利优势。此外,东南亚和南亚主要国家的青壮年人口比例持续攀升,高比例的青壮年人口保证了充足的劳动力供给,有利于顺利承接初级工业化产能转移。
  从人口成本来看,部分东南亚国家人均国民收入增长缓慢,远远低于发达国家。这意味着东南亚地区国家具有较为低廉的人工劳动成本,充足的劳动力供给和低廉的人工成本,凸显东南亚等经济相对落后的国家具备承接工业型相关产业产能转移优势。
  固定资产基建潮有望强劲拉升有色金属需求
  固定资产投资包括交通运输、房屋建设、能源和通讯电子等领域,是构成固定资产投资的主要成分,也是完善基础建设及配套设施、提升发展中国家经济水平的重要举措之一。
  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电力消费量和电力产量持续上升。部分东南亚国家的固定资产水平在不断提升,部分国家甚至得到快速增长。电力方面来看,东南亚国家电力产量和人均消费量均稳定增长,2015年开始,人均电力消费量增速近乎与中国齐平,而电力产量增速过去几年已超过中国。
  工业金属专用性强且应用广泛,不具备替代性,是基础工业的直接原料来源,主要下游消费领域为建筑基础设施、交通运输、电力电子等,是投资固定资产必备元素。
  2000年以来,部分东南亚国家基本金属的需求保持持续增长。彭博数据显示,东南亚部分国家原铝、精炼铜、精炼铅、锌板和镍产品的月度消费量分别由1995年年初的4.9万吨、2.6万吨、1.7万吨、2.1万吨和0.04万吨提升到2017年10月的13.6万吨、5.8万吨、3.7万吨、4.4万吨和0.13万吨。
  东南亚国家的基本金属产量逐渐增长,但需求远大于产量供给,供小于求局面凸显。以东南亚国家金属量合计为例(不考虑多数国家不生产仅消费的情况),2016年,原铝、精炼铜、精炼铅和镀锌板的年度产量分别为277万吨、120万吨、89万吨,和70万吨,实现年度短缺分别为13万吨、6万吨、8万吨和38万吨,短缺占2016年需求量分别为4%、5%、8%和36%。
  东南亚国家已显示出有色金属需求大幅提升,而相应供给端严重匮乏,依赖进口以满足需求。以越南为例,从彭博数据可看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越南的铅锌金属消费量进入快速增长通道,但相应供给端较为低迷,铜精矿、锌精矿和铅精矿产量非常小。可看出,越南并不具备具有优势的精矿冶炼技术来生产精炼金属;而另一方面,需求端已进入快速增长阶段,供需严重不匹配将促进越南加快进入初级工业化产能发展。
  中国海外建厂助东南亚等地的发展中国家大幅提升金属产量,相应的将带来一系列基建设施的完善和升级,实现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的再跨越。以印度尼西亚为例,由于印尼具备铝土矿资源禀赋优势和国内电解铝相关政策影响,国内较多企业于当地建厂进行生产制造。自2000年以后,印尼原铝含量得到大幅提升。受益于东南亚和南亚国家资源优势禀赋,基于合作国家的产能契合度、合作条件和合作愿望,中国必将与其它发展中国家多方联手,共同发展互惠互强。
  东南亚国家金属需求将迎来爆发
  受益于承接初级工业转移和自身发展需求,中国人均工业金属消费量自1995年起得到快速增长。以全球第四次产业转移,即亚洲“四小龙”向中国输入初级工业产能为例,可看出中国各个工业金属人均消费量在1995年以后得到快速发展,迎头追赶美国、日本、德国等发达国家。据彭博数据,以精炼铜和镀锌板为例,2016年,中国、德国、美国、日本和全球的人均精炼铜消费量分别为8.44千克、15.04千克、5.6千克和3.15千克,中国领先于全球人均精炼铜消费水平。2016年,中国、德国、美国和全球的人均镀锌板消费量分别为4.87千克、6.17千克、2.44千克和1.87千克,中国超过美国和全球人均消费水平。
  和中国相比,东南亚和南亚主要国家工业金属人均消费量低于或远低于中国工业金属人均消费量。在全球经济回升至过热促进需求增长,和具备人口红利和低廉人口劳工成本的基础上,以中国承接初级工业化产能为镜,笔者认为,未来东南亚地区和包括南亚印度的工业金属需求潜力很大。
  以中国承接产能比较,未来东南亚和南亚等地区具备很大初级工业发展空间。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以东南亚和南亚国家为首的新兴经济体资源禀赋不同,具备承接初级工业承接能力,且考虑到人口红利和经济发展愿望,未来对有色金属需求的发展轨迹可与中国承接亚洲“四小龙”历程相比拟。
  预计东南亚和南亚(除印度)对精炼铜、镀锌板、精炼铅、原铝、精炼锡和精炼镍需求增量占比全球增量将快速提升,分别由2016的1%、19%、15%、8%、0%和5%增长至2020年的32%、25%、25%、7%、3%和9%,全球工业金属增量主要源于东南亚和南亚等地区。若数据加入印度,考虑到印度人口极具红利优势,则以相同消费增速计算未来3年东南亚和南亚主要国家总需求将得到跨越式增长。印度在内会加码提升东南亚和南亚对精炼铜、镀锌板、精炼铅、原铝、精炼锡和精炼镍需求增量,其占比全球增量将得到更快的速度提升,分别由2016年的2%、47%、20%、4%、16%和3%增长至2020年的47%、52%、47%、14%、16%和13%,可看出全球工业金属增量主要源于东南亚和南亚等地区。
  以中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为镜,东南亚和南亚地区发展中国家将会带来有色金属需求爆发追赶甚至赶超中国,成为全球最大工业金属消费经济体之一。自承接亚洲“四小龙”地区初级工业化产能后,中国人均工业金属需求开始增长,1995年起进入快速增长通道,近年来追赶甚至超过美国等发达国家。若以中国及其他发达国家为镜,假设未来10~20年,东南亚和南亚地区达到2016年中国及其他发达国家人均金属消费量,未来东南亚及南亚地区势必促进全球有色金属需求爆发。
上一篇:商务部:美国对中国铝箔征反倾销关税罔顾世贸规则 下一篇:2017年我国共出口化肥2416万吨 同比下降9.7%